纳粹制造的大饥荒中,犹太科学家用生命完成人体饥饿研究

发布日期:2022-08-19 21:37    点击次数:196

饥饿之书,生命之书

80年前的华沙犹太隔离区,一群受饥饿折磨的犹太科学家和医生收集了来自那些受饥饿折磨的患者的医学数据。他们希望通过这类研究找到更好方法来治疗营养不良,造福犹太子孙,也希望全世界都知道纳粹的暴行,以防止类似的悲剧再上演。

他们倾尽生命之力完成的科学研究,如今已成一部学术善本,其法语译本题为“Maladie de Famine”,直译中文作“饥饿的疾病”,英文题为“The Disease of Starvation: Clinical Research on Warsaw Ghetto in the Warsaw Ghetto in 1942”,即“饥饿的疾病:1942年华沙犹太隔离区的饥饿临床研究”。

《饥饿的疾病》记录下几乎完全不进食对人体的严重影响。我们最近在美国塔夫茨大学图书馆重新找到了这本书。

这本法语译本于1948年捐赠给塔夫茨大学图书馆

笔者是研究饥饿的科学家,关注饥饿的生物效应及其作为种族灭绝手段的历史。在我们看来,那些受饥饿折磨的犹太科学家不只留下了重要学术成果,他们在如此极端条件下开展饥饿研究的出发点、方式方法以及整个过程,同样意义重大且动人心弦。

该秘密项目的首席医生伊斯雷尔·米莱科夫斯基(Israel Milejkowski)为此书写下序言。他如此说道:

“这项工作是在令人难以置信的条件下发起和进行的。我手握着笔,死神盯着我的房间。它透过空荡房间的黑色窗户向外望去,街道上散落着被破坏和盗窃的财物。 ……巨大的沉寂蕴含着我们痛苦的力量和深沉,以及总有一天将震颤世界良知的呻吟。”

读到这些话时,我们都倍感惊愕,并被引向那个将饥饿用作压迫和灭绝工具的时空——当时纳粹正系统化地消灭他们占领区的所有犹太人。作为饥饿研究学者,我们很清楚,这本书足以支撑1949年日内瓦公约的条文。(日内瓦公约旨在保护平民和战争受难者,将平民挨饿定为战争罪。)

反抗者的医疗记录

1939年入侵波兰后的几个月内,纳粹军队创建了臭名昭著的华沙犹太区。这片用围墙围起、面积仅3.9平方公里的区域在鼎盛时期容纳了超过45万名犹太人。他们甚至无法外出寻找食物。

虽然华沙的德国人每天分配约2600卡路里的食物, PK计划人工在线计划免费版但根据犹太区医生的估计,由于限量和私运的问题,犹太人平均每天只能摄入约800卡路里热量。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曾于二战结束时开展一项饥饿研究,志愿者的每日热量摄入比这些犹太人多1倍,而成年男性的平均每日能量需求比之大2倍还多。

在被大规模逐往集中营前,隔离区内就有数千名犹太人因恶劣的生存状况而丧生

纳粹除了围起华沙犹太区,还控制了两家医院,一家为成年犹太人服务,另一家则面向犹太儿童。纳粹允许医院继续利用它们能获得的一切资源治疗病人,但不再对犹太人开放。尽管如此,隔离区的部分犹太医生还是从1942年2月起,开始秘密收集多个生物学维度的饥饿相关数据和观察结果。

1942年7月22日,纳粹军队进入隔离区并摧毁医院和其他重要设施。患者和部分医生被直接杀害或驱逐继而毒气处决。犹太医生的实验室、样本和部分研究结果被毁。

随着死亡临近,剩下的医生们在墓地秘密集会,将自己的数据转化为一系列研究文章。到10月份,他们完成了这本学术著作,此时已有大约30万来自华沙犹太区的犹太人死于毒气。医生的数据显示,另有10万人死于饥饿和疾病。

米莱科夫斯基书写下了当时隔离区死亡到临前的黑暗和空寂,以及医生们为开展和记录研究所付出的可怕代价。他的文字不只面向读者,也在呼唤他亲爱的同事。

“我能告诉你们什么,我亲爱的、身陷苦痛的同事和同伴们。你是我们大家的一分子。奴役、饥饿、驱逐,隔离区的那些死亡人数,也是你们的遗产。你们通过这些研究工作,留给追随者们的答案是——‘我不会完全死去’。”(来自古罗马诗人贺拉斯的名句“Non omnis moriaar”)

医生将宝贵的研究成果偷偷交给一位同情犹太民族的人士,后者将它埋在华沙医院的墓地里。过了不到一年,饥饿研究团队仅剩23位作者幸存。

二战结束后,手稿立即被挖出并交给了华沙的美犹联合分配委员会(American Joint Distribution Committee)和埃米尔·阿普费尔鲍姆(Emil Apfelbaum)博士——极少数幸存的作者之一。

旨在帮助犹太幸存者的分配委员会与阿普费尔鲍姆共同完成了最后的编辑,并打印6篇幸存的文章,将它们与在隔离区拍摄的照片一起装订成书,即《饥饿的疾病》。受尽折磨的阿普费尔鲍姆未能见到这部生命之书的出版,于最终印刷前几个月去世。

美犹联合分配委员会于1948年和1949年向美国各地的医院、医学院、图书馆和大学分发了1000份法语译本的《饥饿的疾病》,也就是75年后在塔夫茨大学图书馆的地下室重见天日的版本。

隔离区的受难者除被饥饿折磨,没有遭遇其他疾病

饥饿减少了维生素需求

机体会开采自身矿物质

华沙犹太区的研究基于对数千因饥饿而死者的观察,提供了对饥饿生物学的洞察。

例如,许多隔离区难民虽因饥饿而健康受损,但并未生病。他们的身体对维生素的需求显著减少,但对某些矿物质的需求仍然存在;很少有坏血病(缺乏维生素C)、夜盲症(缺乏维生素A)或佝偻病(缺乏维生素D)的病例,不过软骨病问题比较普遍,因为机体被迫开采自身矿物质储备。

当医生为严重营养不良者提供糖分时,后者能量匮乏的细胞迅速吸收糖分。这表明快速吸收和使用能量的能力会一直保持到最后,换言之,能量是饥饿过程中的最关键因素。

《饥饿的疾病》中的观察结果将帮助当今科学家开展进一步探索。基于前人的经验教训,我们有望通过更有效疗法改善严重营养不良者的健康状况,降低死亡风险,减轻饥饿的长期伤害。

END